越南佛教


北傳佛教之一。 約於2世紀開始從中國傳入。


初傳時期


據越南《禪苑集英》記載,195年,東漢蒼梧(今廣西梧州)學者牟子奉母流

寓交趾(指今越南北部)。他“銳志於佛道”,著有《牟子理惑論》。這是佛教傳

入越南北部的開始。約在255∼256年間,月氏僧侶支疆梁接(畺良婁至)到達交州。

3世紀末,印度僧人摩羅耆域經扶南至交州,同時到達的還有僧人丘陀羅;在交

州北寧建有法雲、法雨、法雷、法電四所寺宇。



2∼3世紀,佛教已經多種途徑傳入越南。首先,由於中國中原戰亂,大批士

民流寓交州,將佛教帶入;其次,南亞、西亞的移民及僧侶從海路進入交州;第

三,也可能經由緬甸、雲南進入紅河谷地。史載三國東吳所屬交州太守士燮,“

出入鳴鍾磐,備具威儀,笳簫鼓吹,車騎滿道,人夾轂焚燒香者常有數十”。這

些夾轂焚香的胡人即來自南亞、西亞或西域的僧人。



發展過程



6世紀後,越南僧團逐漸形成。574年印度僧人毗尼多流支到達長安,580年

至交州,弘傳禪宗,爲越南佛教禪宗始祖。7∼9世紀,越南佛教傳播更廣,寺廟

遍及各地。9世紀初,無言通在交州,創立新的禪派,對越南佛教的發展起了重

要作用。據義淨的《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》記載,唐代中國僧人到達交州弘傳佛

教,或與越南僧人同往印度或南海求法取經者的人數頗多。義淨記述了運期、解

脫天、窺沖、慧琰、智行、大乘燈六位越南僧侶求法取經的事迹。



10∼14世紀越南佛教興盛。佛教成爲維護封建制度的重要精神支柱。從939

年吳權稱王,經過丁朝(968∼979)和前黎朝(980∼1009),封建國家政權主要掌

握在僧侶和武將手中。國王重用僧人,賦予特權;僧人參與朝政,制定律令文書。

前黎末年,國王黎龍鋌在位,因僧侶權柄過重,試圖壓抑。以僧統萬行和尚爲首

的僧侶集團便支援殿前指揮李公蘊,乘國王去世之機,篡奪了政權。李公蘊爲萬

行之侄,建立李朝(1010∼1224)後,尊萬行爲國師,以佛教爲國教。李朝各代國

王大力推崇佛教,傳播禪宗佛學,各地廣造寺宇,度民爲僧,出現了百姓大半爲

僧,國內到處皆寺的局面。陳朝(1225∼1399)建立後,繼續推崇佛教,弘揚禪宗。



李朝和陳朝前後400年間,有8位國王出家爲僧。尤其是陳朝前期陳太宗、陳

仁宗先後禪位出家,創立竹林禪派,並派遣使臣到中國求大藏經,在國內印刷佛

教經典和佛像。這一時期寺院形成一股社會勢力,擁有寺田、食邑和田奴;僧侶

享有免除賦稅、徭役的特權,高級僧入出入宮廷、官府,位比王候卿相。僧團制

度正式形成,組織嚴密。上有國師、僧統和僧錄,各府有教門公事。寺院林立,

建築富麗堂皇。


創立宗派



越南佛教深受中國南宗禪學的影響,屬於大乘佛教。 先後創立了下述幾派:



①滅喜禪派。毗尼多流支(又譯“滅喜”)所創。又稱“南方派”。 毗尼多

流支,南天竺人,574年至長安,後隨中國禪宗三祖僧璨,承襲中國禪宗衣缽。

580年到達交州,住法雲寺,傳授禪學。他所創立的“滅喜禪宗派”傳授三祖僧

璨的“心印”思想,宣傳“真如佛性天生不滅和衆生同一真如本姓”等思想。在

圓寂前將法統傳弟子法賢。這一派系存在於580∼1216年,共傳十九代。各代名

僧如法順、萬行、惠生、慶喜和園通等均受到當朝國王的重視,封爲法師、國師,

被任命爲僧統。



②無言通禪派。唐代僧人無言通所創。又稱觀壁派。 無言通從學百丈懷海

禪師,820年至交州北甯建初寺,傳授禪學,創立該派,實行面壁禪觀。他承受

中國南宗禪學惠能、懷讓、道一和懷海的法統,宣傳佛性無所不在和心、佛、衆

生三無差別等觀點。這一派歷經十五代,活動於820∼1221年間。其中第四代祖

吳真流爲丁朝、前黎朝僧統,封爲“匡越大師”。第七代的圓照禪師曾訪回中國,

被稱爲“高座法師”。無言通派是越南佛教的主要宗派,越南陳朝興起的竹林禪

派直接承襲其法統。



③草堂禪派。北宋雲門宗僧人草堂所創。亦稱雪竇明覺派。草堂爲雪竇重顯

的弟子,曾至占婆(Kingdom Champa)弘傳佛教,後到達越南北方,受李聖宗重視,

封爲國師,賜居首都昇龍(今河內)開國寺。草堂創立該派,主要傳“雪竇百則”,

提倡禪淨一致,即實行禪宗的修禪與中土宗的念佛相結合。該派活動幹1009∼1205

年間,傳五代。其中有三個國王、兩名太搏。



④竹林禪派。相傳爲陳仁宗所創。實際始于陳朝開國皇帝陳太宗。陳太宗曾

受叫於由中國赴越的天封禪師,又從宋朝禪師德誠參學。越南史學家陶維英則認

爲這一派是由禪月禪師傳位陳太宗,後經定香長老、圓照大師,至道惠禪師(皆

無言通禪宗派名僧)時分爲三個支系,其中主要的一支由逍遙禪師傳繪慧忠上士,

再傳給調禦覺皇,即陳太宗。陳太宗所著《課虛錄》提出“四山”之說,認爲生、

老、病、死,乃四座大山,人能求佛學禪,勤行修懺,便可“超苦海,渡迷津”,

越過四山,解脫輪回。該書爲竹林禪派的基本著作。慧忠將禪宗要旨傳給陳仁宗。

竹林禪派以陳仁宗爲初祖,他篤志禪學,即使後日理朝政,夜至宮內資福寺研習

禪學。後禪位出家,在海陽東潮縣安子山花煙寺出家修行,講授禪彈法,正式創

立竹林禪派,亦稱竹林安子禪派。自號香雲大頭陀,竹林上士,人稱調禦覺皇。

著作甚多。該派承襲無言通禪派法統,以唐代禪宗五家之一臨濟宗爲主,認爲佛

法亦即老子的“道”與孔於的“中庸”。宣揚佛法不離世間法。主張坐禪和採用

臨濟宗的“四賓主”師徒問答方式傳道。認爲心即是佛,佛在衆人心中。陳仁宗

之後,有二祖法螺,三祖玄光,會稱“竹林三祖”。法螺創立瓊林院,編撰佛經,

著有《參禪旨要》等。玄光,狀元出身,後出家從學法螺,1317年繼承竹林派衣

缽,著有《玉鞭集》等。該派因得皇室大力扶持,成爲陳朝時期越南佛教的主要

派別,對越南佛教,的發展影響很大。



佛教禪宗不講究煩瑣的禮儀,不重戒律,主張坐禪修行,甚至可居家修禪,

著書立說,其教理把中國和印度的佛學與儒學思想結合起來,適應越南封建階級

的需要,對於知識階層也具有吸引力,因而在越南中古時期各王朝獲得廣泛發展,

並對越南的哲學、文學藝術、建築、音樂等等産生深刻的影響。





佛儒消長



14世紀以後,由於儒學的發展,儒士階層勢力上升,僧侶集團開始失去在國

家政治生活中的巨大作用。陳朝末年,朝廷多次沙汰僧徒,並限制寺院僧侶勢力

的發展。後黎朝(1423∼1526)建立後,獨尊儒學,執行抑佛重儒政策,道教日益

興起,佛教由此日趨衰落。朝廷禁止新建寺宇,將寺田、寺廟領地收歸國有,勒

令不知誦經不持戒律的僧尼還俗,並以改革民俗之名,在民衆中宣傳佛教爲迷信

異端。至15世紀後半葉,僧侶人數大減,通達佛教教義者寥寥無幾。從1500年起,

黎氏朝廷下令只許庶民信奉佛教。從此,越南佛教便由皇室庇護的貴族化宗教轉

化爲以平民信仰爲主的民間宗教。



16∼17世紀,天主教開始傳人越南。越南佛教雖不似以前興盛,但仍綿延不

絕。當時,封建中央政權衰落,形成南北朝分裂割據局面,佛教有所振興。北方

鄭氏王府和南方阮氏王府都曾延請中國高僧講解佛經,修建寺院。1665年,鄭王

選拔國內有名佛師,爲禦用寺宇塑造幾百尊佛像,禪宗再度復興。隱居安子山的

竹林禪派名僧白梅麟角將竹林三祖的教義和淨土宗融合爲一體,在河內的婆(石

多)寺開創新教派——蓮宗。主張禪教雙運,以教爲眼,禪是佛心,以阿彌陀佛

爲禪的公案,但實修上專念彌陀名號,由此而得悟平生。此外,在越南北方有中

國和尚拙公創立的拙公派,這一派以臨濟宗爲主,並受淨土宗影響,亦稱竹林新

派。同時,還有曹洞宗的水月派。阮潢於1601年在順化修建了大乘佛教的寺院

——天姥寺 (下圖)。中國僧人道明、原紹等在越南傳授禪宗佛學。

Chua Thien Mu

原紹創建臨濟正宗的原紹禪派,造平定十塔寺,宣揚禪淨並修的教義。迄今,

蓮宗在越南北方仍有一定影響,而臨濟正宗教派在南方勢力則較大。



19世紀初,阮朝建立。阮朝初年執行保護臨濟正宗、歧視蓮宗的政策。僧綱

的職位皆授給臨濟正宗派僧侶,對蓮宗僧侶限制頗多。但蓮宗派仍在北方民間活

動。



1858年屆,法國殖民者入侵越南,越南佛教徒參加了愛國抗法運動。進入近

代時期,越南興起佛道儒三教合一運動。19世紀宋,隨著天主教之傳播,又出現

“四數一源說”。這一時期建立的高臺教則是把佛、道、儒和天主教及民間信仰

糅合起來的新宗教。